欢迎访问本站!

首页头条正文

usdt手机钱包(www.caibao.it):原创 在海拔更高的烈士陵园,陈祥榕墓碑下的那1排香烟,让我涕泪横流

admin2021-02-2062

USDT自动充值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在海拔更高的义士陵园,陈祥榕墓碑下的那1排香烟,让我涕泪横流

文\江湖小舞

“少年心事在天涯,纵马昆仑未顾家。鼙鼓惊催长戟举,烽烟骤涌斜阳斜。一川风雪侵霜鬓,几缕戎装洗素沙。杯酒阶前追往事,故人泉下忆黄花。”

这首军报记者丁增义撰写的《遥祭康西瓦》,说的是在祖国西部边陲,海拔4269米的昆仑山与喀喇昆仑山交汇处的康西瓦达坂东南,冷落的山坡上耸立的一座纪念碑,这就是被誉为“三军海拔更高”的康西瓦义士陵园。

在伸手可以接天的地方,这座1962年后确立的义士陵园中,埋葬着108位义士。

凭据名为“离天堂最近的灵堂”的康西瓦义士陵园网上灵堂祭文显示,“他们倒下时,绝大部分只有十八九岁。没娶亲,没后代;他们中有的为国捐躯已半个世纪,他们的怙恃多数已不在人世;他们被埋葬在海拔高、远离内地的昆仑山上,长眠在氧气稀缺的离天最近的康西瓦义士陵园,少少有亲人来这里祭祀他们。”

这篇催人泪下的祭文写道,“不是亲人们无情,而是来这里着实太难。无论他们的英灵是在天堂照样在九泉,多一些人祭祀、眷念,总会让他们多一些欣慰,多一些浅笑。”

祭文最后呼吁,“希望每一年的清明节、建军节、国庆节甚或阴历七月十五、冬至日等等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里,会有更多的人来到这里,为这些特殊的英灵们,献一束花、燃一炷香、烧一捆纸!”

平心而论,相较于拥有影戏《高山下的花环》加持,耸立在祖国西南边陲的屏边、蒙自、法卡山、麻栗坡等义士陵园,年月更久远的康西瓦义士陵园并不被多少人所知。

不外,只需一句话就能让你明了,这些长眠在康西瓦的义士有何等伟大——“若是没有他们,我们今天走高原,需要的不是边防证,很可能是护照。”

现在,新闻报道显示,海拔更高的康西瓦义士陵园,又新添了4名英魂,他们的名字是陈红军、陈祥榕、肖思远、王焯冉。

康西瓦义士陵园大要上坐东朝西,没有围墙,周边仅有一些希罕的绿植。不外,那座高达8米的“保卫祖国边疆的义士永垂不朽”纪念碑,在喀喇昆仑山映衬下,却显得愈发高大挺拔,令人敬仰。

最初,康西瓦义士陵园埋葬了83名牺牲战士,其中包罗一等元勋3名,二等元勋9名,三等元勋12名,更高职务是副排长。

厥后,这里又陆续埋葬了天空防区因公牺牲和病故武士20多名,在新添4名英魂之前,为108位义士。

“青山有幸埋忠骨。”

康西瓦义士陵园虽远离祖国内地,义士们也与家人相隔万里,但在巍峨的喀喇昆仑山上,他们却并不孤独。

在这里的官兵依然视他们为战友,往往途经康西瓦,都要为义士们点上烟、敬上酒,以示敬仰和祭祀。

而且,多年来这里还形成了特殊的“铁规”,驻地军队新兵上山先要到康西瓦向义士报到,老兵退伍也要来这里给义士作别。

,

usdt收款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去年8月,《中国青年报》在《再见,葬在康西瓦的兄弟》一文中就向我们先容了这条令人动容的“铁规”。报道说,“退伍老兵整理军容,整齐排队在义士纪念碑前,脱帽、默哀、向义士三鞠躬,不少老兵已经泪湿双眼。”

实在,对于就要脱下戎衣的退伍老兵们而言,很可能也是“再来看你最后一眼”,究竟,这个地方太远了,离开了就意味着永别,“希望以后另有机遇来看你们”的愿望虽然足够真诚,但谁都清晰,重逢的可能又是何其渺茫。

“生在喀喇昆仑为祖国站岗,死在康西瓦为人民巡查”。正是一代代戍边武士舍生忘死,用青春和生命铸就了祖国的钢铁屏障。

在《 *** 报》的一篇清明特稿《高原丰碑康西瓦》中,曾提到一个令人“震撼”的细节。

报道提及,由于康西瓦远离内地、新藏线艰险难行、高海拔环境凡人难以承受,义士的支属们很难到现地祭祀。

在2000年8月,曾设计将埋葬在康西瓦的义士迁移到山下的叶城县义士陵园。为此,边防某团受命派出一支小分队前往康西瓦举行前期探查,效果却泛起了“略显灵异”的一幕。

在70余公里的新藏线上,运输车延续爆胎,最后又熄火“歇工”。当历经荆棘的官兵抵达康瓦西后,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战战兢兢地开启一座义士墓,随即却被眼前的情景震撼:“三十多年过去了,义士的遗体保留得极为完好,一切的一切犹如发生在昨天。”

受命执行任务的小分队“立即恢复义士墓原貌”,并“迅速向上级汇报情况”。听说,此事在喀喇昆仑引发强烈反响,最后首长们作出决定,“义士们离不开康西瓦,就让他们在那里安息吧。”

今后以后,再没有人提义士陵园搬迁的事情。

关于康瓦西义士陵园,另有一件值得说的事就是寻亲。以退役老兵杨宝民为首的志愿者团队

2019年6月,老兵杨宝民在前往喀喇昆仑边防一线走访时,知道了康西瓦义士陵园。在这里,他发现绝大多数义士牺牲时都异常年轻,不仅没有留下后代,现在他们的怙恃也陆续离世。

山高路远,义士的亲人们,险些没有机遇来到这里祭祀。时光荏苒,一些义士的信息都遗失在漫长岁月中,有的籍贯不明确,有的名字有误,更有甚至只是注明“无名义士”。

今后,杨宝民立下刻意,“一定要为康瓦西的义士们寻亲,让他们再次听听亲友挚友的呼叫,品品老家水酒的香醇,闻闻田园土壤的芬芳。”

从最初的 *** 上搜集零星信息,到四处寻访昔时的参战老兵,查找档案资料,翻阅相关史料,经由不懈努力,杨宝民终于整理出“寻亲,以康西瓦的名义”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。

在去年4月的这篇报道中提及,以退役老兵杨宝民为首的志愿者团队“经由近一年的寻亲,埋葬在康西瓦义士陵园的108位义士中,已有59位义士的支属被找到”。

在新添英魂陈祥榕义士的墓碑基座上,那排尚未燃尽的香烟,瞬间让我抑制不住情绪,潸然泪下。

现在,网友不必在询问“有人熟悉陈祥榕义士吗”时,怯怯地强调“如题,不必细说”,我们都知道了这个名字。

或许,这是对长眠高原英雄的更高敬意。

网友评论